首页 >> 潘氏资讯 >> 正文 我要投稿

有一座也是潘氏人聚族而居的村庄——孔村

2015-11-01 21:57:25 来源:转载 作者:潘进武 发表的文章 阅读: 评论: 手机看潘氏
在十八里桃溪的中部,有一座也是潘氏人聚族而居的村庄——孔村。孔村原名孔坊,因村民崇儒尊孔,所以便以孔字作为村庄的名字,希望子孙后代能以孔子以楷模,崇文尚礼,恪守节操。
  孔村,是个典型的依山傍水村庄,小桥流水,恬静自然。清澈透亮的桃溪水,从村头一直穿过村尾,日夜洗涤着村民们的心灵。村前的这座山,被称为“儒家山”,山上有年代久远的珍贵树种——楠木群,还有高大挺拔的五老杉。明代兵部尚书潘鉴的墓,也在这座苍翠欲滴的山上。据说,这里是明代兵部尚书潘鉴和工部尚书潘旦的故里。村里原有牌楼(坊)四座,尚书第两栋,祠堂一座,皇帝钦赐的“忠孝友堂”一栋,以及张居正题写的“大司空”、“大司马”匾额等等,可惜都在文革中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在孔村,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兄弟两人同登进士榜的荣耀。那是在公元1505 年,也就是明朝弘治十八年。那天一大早,村头村尾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街头巷尾,灶头溪边,全村人都在喜气洋洋地议论着这样一件大事: 三个月前赴京赶考的族人潘鉴、潘旦两兄弟,不负众望,已经联袂蟾宫折桂,双双被皇上钦定为进士了。
  潘鉴,字希古,明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初授南京大理寺评事,先后任四川左布政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四川、工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督采木材、右都御史工部尚书、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提督两广军务兼理巡抚。嘉靖二十三年(1544)九月十一日逝世,享年六十九岁。赠太子太保,谥襄毅。著有《潘襄毅公文集》。
  潘旦,字希周,号石泉。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初授知漳州邵武、先后任浙江左布政使、右副都御史、抚治郧阳、刑部右侍郎、兵部左侍郎提督两广军务、南京兵部尚书。嘉靖二十八年卒,年七十四。赠工部尚书。
  在孔村的《婺源桃溪潘氏族谱》中,有一篇明朝万历首辅张居正题写的序言,从这篇序言里,告诉了我们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明代是中国各地续写家谱的极盛时期,潘氏中的许多人当然也不能例外。有一个叫潘子温的人,在云南鹤庆军民府做过官,告老还乡之后,也打算完成修谱之事。因为先父襄毅公已经去世,他便从婺源老家,千里奔走,来到北京,找到张居正,请他为婺源潘氏族谱作序。张居正见到潘子温之后,得知他是襄毅公的儿子,十分高兴,并感慨他对潘鉴的亏欠之情,同时也勾起了他对往事的一段回忆。
  原来,在张居正年轻没有入仕途之前,在家乡因为祖宗的坟地之事,与人发生纠纷,并被仇家告上了县衙,十分的被动和不利。明朝程朱理学盛行,百事孝为先,何况祖坟安宁事关重大。正当张居正走投无路的时候,恰好潘鉴被朝庭派往湖北荆州采办木材。张居正拦轿告状,潘鉴通过接触,发现张居正是个人才,于是尽全力帮张居正斡旋,保全了张居正的祖坟,解除了张居正的燃眉之急。为此,张居正对潘鉴是感激不尽。后来,张居正荣登进士,入朝为官,而这时的潘鉴却因为年老多病而过世,张居正还专程来婺源潘鉴墓上祭酒扫墓,凭吊这位恩人。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张居正自己也老了,也无法再到婺源来为潘鉴扫墓了。正好这个时候潘鉴的儿子潘子温来京,恳求他为潘氏族谱作序,张居正回想这段往事,不由得也十分感慨,于是他便十分高兴地为婺源潘氏作谱序了。
  在孔村,还广为流传一个为国尽忠,为父尽孝,为弟存友的故事。
  据说在明朝嘉靖年间,孔村有一个叫潘伟的人,自幼就没有了自己的亲身父母,在他七岁的时候,他被族中一个好心的族叔给收养了。有一年,族叔的儿子在外面喝酒,因故与人发生了争吵,推搡之间,不慎酒后失手,将对方推下楼梯给摔死了。族叔的儿子也被吓得半死,慌乱之间,趁着天黑逃走了。有人认识凶手,衙门里的人便顺藤摸瓜,来到孔村,向潘伟的养父索要人犯。孔村潘氏,多是知书达理、遵纪守法的人,一年到头,从来没有官司犯到衙门里去。听说自己的儿子失手杀了人,而且又看见这么多衙役涌到家里来,可伶潘伟那年迈的养父,一下子就昏厥过去,奄奄一息了。
  就在这个关键时候,潘伟挺身而出了,他对衙役们说,我的弟弟确实没有回家,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不管我的义弟回不回来,但他失手杀人的罪,我们还是认定了。这样吧,请你们先回去,让我好好服侍完已经朝不保夕的养父,如果我的养父一命呜呼了,而我的义弟还没有投案自首的话,那我就来县衙替我义弟领罪,决不食言!
  族里的人也纷纷作保,就这样,衙役们回县衙交差,并发下海捕文书,请各地协查杀人凶手,而潘伟的养父也因为急火攻心,没过几天就一命呜呼了。在处理完养父丧事的当天,潘伟果然一个人来到县衙领罪。县官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潘伟说,凶手逃了,官府不能结案,死者的家属也得不到安抚。我来领罪,是为了社会的稳定,也算是为国尽忠; 养父气息奄奄,朝不保夕,之所以我要侍奉养父然后才来衙门领罪,是为了尽孝; 兄弟本一体,弟弟得到的荣耀,就是哥哥的荣耀;弟弟犯下的罪行,也是哥哥的罪行。如今弟弟找不到了,他犯下的罪行,我这个做兄长的,必须给他偿还,这是“兄友弟悌”的本分。县官非常钦佩潘伟的为人,有心为他解脱,于是,潘伟替他弟弟扛下了十年的牢狱之苦。知道这件事的人,没有一个不被潘伟所感动的。
  后来,这件事情,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远,连住在紫禁城里的嘉靖皇帝,也知道了这回事。于是,潘伟被特赦了。再后来,万历皇帝还亲自题了一块匾额,上书“忠孝友堂”四个大字,送到了潘伟的家中。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