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潘氏资讯 >> 正文 我要投稿

潘少兰传记

2016-02-01 22:38:44 来源:原创 作者:八百商人 发表的文章 阅读: 评论: 手机看潘氏


    在与南京一江之隔六合的东北一隅——八百桥古镇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有着浓厚的文化气息贯穿着古今。

    八百桥始于唐开元年间,至今一千多年历史。 历史虽然没有过多眷顾过这块风水宝地,但这块土地上的人民却一直默默的保持着忙耕闲读的习惯,在自食其力的基础上,努力向上,追求功名的心愿和一心报国的志向从未改变。

    清朝末年,就在八百桥这个古镇的潘徐村庄,一个伟大的生命降生了,他就是潘少兰。他的出生与一般小孩不同,在他降临的那一刻,天地间微微一动,一道光线划过了天空,屋里突然亮了起来,就在这刹那间,一声哇哇的叫喊,天降大任呱呱落地。

    庄上的老人说,这个孩子是文曲星下凡,将来肯定命运不凡。

    潘少兰是耕读堂的后裔,耕读世家,书香门第。

    在潘徐村庄,潘姓不仅是以书香门第著称,中医世家也是远近闻名的。老中医潘长久妙手回春、以及中医潘家林切脉断生死等故事将在另一篇文章中述说。这个村庄潘家的故事很多,有时间会一一介绍给大家的。

    潘少兰的曾祖父潘必富,祖父潘雪,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弟兄三人,老大潘有炘,老二潘有学,他的父亲是老三,名叫潘有山。三弟兄都是理发师,家中有田地有房产,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一个富户。

    潘少兰很快到了读书的年龄,父辈们为了培养他,找了最好的老师,用那个时代的话讲,就是找个最有名气的私塾先生。父辈们为了培养后代,不惜重金。

    潘少兰自上私塾开始,读书非常用功,得到了很好的启蒙教育。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中庸》、《大学》等古时候的启蒙教学内容,他早已熟记于心,让他从小就懂得了为人忠孝最古老的做人道理。对祖国要执著忠诚,对父母要敬守孝道,他以这种思想指导着他的一生,永不变节。

    潘少兰熟读诗书,满腹经纶,在乡试中很顺利的考中了秀才。“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是旧社会文人们的追求理念,希望依靠读书御试,走入仕途,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同时也改变家族的命运。父辈们也希望他通过读书进京赶考,能在朝廷谋求一官半职。

    为了潘少兰学有所成,父辈们把农田一块一块的卖掉了,用这些卖田的钱来供他读书。

    潘少兰经过刻苦努力,终于取得了机会进京赶考。他抱着很大的期望,同时也有着很大的压力,为了满足父辈的希望和期待。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由于他旅途疲劳和高度近视带来的眼睛模糊不清等原因,在考场上发挥不佳,最终没有成就他的愿望,在失落中返乡归来。

    一个读书人,返乡回来能做什么事呢?何况农田都卖光了,想种田都没有机会了,再说他从来都没有下过地、干过农活。如果等到下一轮再去进京赶考,父辈们实在没有了这个经济实力来帮他了。

    万般无奈之下,父辈们卖掉了祖居房产,供他学医,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名好医生,救死扶伤,造福四方。于是乎在全县找了个非常出名的医生达仲莲,拜在达仲莲门下为徒,师从达仲莲。由此,在六合县城里,潘少兰跟着达仲莲学起了中医。

    潘少兰的悟性很高,学中医就是需要很高的悟性。中医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庞大的知识量,学好它是很不容易的,需要记忆大量的知识,不仅要记住这些知识,而且还要注重实践,懂得辩证,在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情况下,才能真正的掌握住这门技术。

    潘少兰从师毕业,自立门户,开了门诊。古话说:“年轻阴阳,老中医。三分阴阳走天下,七分中医不出门。”意思是说,年轻的风水师(阴阳先生),有三成本事就可以混饭吃了;而中医不同,它需要有扎实的功底,即使有七成技术,都不能行医,因为人命关天,不能当作儿戏。所以,年轻的中医,一般不得到社会的认可,从事这个行业,生存很艰难。社会上形成一种风气,相信老中医。

    潘少兰在六合县城里开了十几年诊所,感觉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理想,后来得到别人的推荐,在上海平江路纱厂做厂医,之后加入中华国医学会,成为中华国医学会骨干。

    1937年,因淞沪会战失败,上海沦陷。潘少兰随当时民众撤离了上海,回到六合县城后,继续从事国学中医事业,成为六合县中医师公会常务理事兼总务,并担任民众教育馆义务诊所医师,后又受聘为江苏省中医师公会革新运动委员会委员。他以治病求人为天职,不图回报,过着清贫的日子,艰难的养家糊口。

    潘少兰,他不仅一心报国,赤胆忠诚,同时在医学界也带出了一批年轻的优秀学子。这些优秀人才,在自己的岗位上为社会主义建设无私的奉献着。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重视中医发展,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西医结合,医学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潘少兰在大厂西厂门从事医务工作,在美丽的长江的北岸,他的名声远扬六合、江浦等地,得到别人高度的尊重和推崇。

    潘少兰也是一个大孝子,他的命运似乎比常人更多了些的波折和起伏,经受着很大的磨难和困苦。在他刚刚能担负起家庭担子的时候,父辈们相继去世,第一任妻子因生养难产而死,第二任妻子多次产子而不活,最终忧郁而死。

    最后只剩下了潘少兰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短短几年里发生的事情,无情的打击着这个家庭,他的母亲不堪打击,因神志迷惑而病成痴。在那灾难的年代,潘少兰不离不弃,带着母亲东奔西走,在抗日战争时期,躲避日寇的追杀,在解放战争时期,逃脱国民党战机的轰炸。他冒着生命危险,带着一个走不动路的小脚老人行走在风险交加的途中,路人都被潘少兰对母亲的孝敬之心所感动。

    直到第三任妻子王立贞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个家族的命运。王立贞是个有修养的大家庭的子女,大家闺秀,知书达礼,敬老爱幼,深得大家的尊重。

    潘少兰和王立贞夫妇共育有一女三子:潘嘉琪、潘嘉瑞、潘嘉珑、潘嘉琳。唯有二子潘嘉珑继承了父亲的中医事业,继续在国学中医的道路上探讨和发展。将另外篇幅中介绍耕读堂的国学中医潘嘉珑,这里就不再介绍了。

    潘少兰,他的出生,似乎注定了他从医的命运,他是为国学中医而生的,他始终把自己的生命与祖国医学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忘我的工作,无私的奉献。

    没有波澜壮阔的人生,是不精彩的人生。潘少兰的一生充满了神奇的色彩,他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是一个有意义的一生。他的好多义举未被人所传,他许多的先进事迹不为人所知。

    潘少兰的资料远远不止以上这些,我从民间所搜集上来的这些点滴资料,展示给大家,是希望族人能够学习他的精神,让这种精神在潘氏家族中永放光彩,激励后人。

                                       作者:潘世远

                                          2015.1.11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