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寻根朔源 >> 潘氏源流 >> 正文 我要投稿

我彦章公由宜兴究竞迁至松江府的云间乡还是高昌乡?二者究竞有何关系?

2017-03-05 19:40:23 来源:原创 作者:季孙之后 发表的文章 阅读: 评论: 手机看潘氏

在研读由无锡祠尝文化研究会潘氏分会主刊的<江苏文林潘氏特刊>中由文林元朗公二十世裔孙潘镜清前辈发表的江阴文林潘氏续修宗谱序一文章中写了这么几句话:” 又传至四十四世彦章,洪武初避元乱迁居上海云间入籍。再四传至第四十八世元朗,明弘治壬子科举人,授常郡教谕,即上海云间秉铎常郡,后避倭寇之乱迁居江阴文林为文林始祖后我又读到我<江阴文林潘氏宗谱>江阴文林潘氏续修宗谱序中提到的也和上面一样说法!可是当我又读到(江苏文林潘氏特刊) 中人仍有潘镜清前辈发表的江阴文林潘氏部分资料以及江阴文林潘氏宗谱世系表彦章公的记录又是这样说的:” 良贵四子彦章元未避难由宜兴彭庄里迁居上海高昌乡二十五保暑字图入籍元朗公世表图说:” 明弘治孝廉由上海秉铎常郡迁居江邑文林(意思是明弘治年间应举人身份又应孝道廉洁被推荐为文职之官职到常州任职)”

那么这样一来不就成了彦章公同时入籍上海两个地方了么?这不成了大笑话了吗?带着这些疑问我查阅上海老的档案资料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析华亭县东北境的长人、高昌、北亭、新江、海隅五乡地置上海县 唐代天宝年间华亭置县时,已经有高昌乡。

这段上海县志记载高昌乡确实划归上海县的并且高昌乡唐代前就设置了那么高昌乡的近代记录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清嘉庆十年(1805年),准析上海县高昌乡滨海地和南汇县长人乡北部暨下沙场八、九团地,置川沙抚民厅,十五年划界分管,隶属松江府民国元年(1912年) 11月 ,上海县撤销高昌乡建制,划北部建立高行乡,成立高行乡公所,界北仍属高桥乡,均隶属江苏省。

这段县志又说了在清代高昌乡又归川沙县管民国元年高昌乡合并成高行乡了从文革前这张川沙县地图来看高昌乡故地高行乡还在川沙县城最东北面并且此地清嘉庆年一度被太仓州的宝山县管

而我看到杨浦区志时又发现杨浦区位于上海中心城区东北部,区境原为上海县高昌乡南部原为上海县高昌乡23保的一部分抗战胜利,设置上海市19、20两区(榆林和杨树浦两个区)。1960年杨浦、榆林两区合并为杨浦区。

这段区志又说原高昌乡在杨浦区大部杨浦南部为高昌乡二十三区而后来我又查到有人记载清同治年间洋人为建上海跑马场(人民广场) 时强迁当地村民祖坟风波之事 跑马厅内恸哭的先灵

清同治元年(1862),英租界跑马总会当家人、英国麟瑞洋行大班霍格等人在低买高抛第一跑马场(今南京东路河南中路东北隅谋得十倍的高额利润后,又将贪婪的目光盯住了泥城浜以西地处高昌乡二十五保的一大块区域,这就是今天的人民广场和人民公园地块。

这段记载又说清同治元年高昌乡二十五保原址在黄埔区的人民广场了!而光绪年志又记录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城厢区隶高昌乡二十五保,辖9图:五图(城隍庙)、六图(侯家浜)、七图(小东门)、八图(大南门)、九图(西门外)、十图(西门内)、十一图(小南门)、十二图(陆家浜)、十六图(大东门内)。我继续查到了清嘉庆时的记载元代上海立县,高昌乡正式纳入上海县。而在上海县城南的高昌乡一部,有一座名为“高昌庙”的乡庙。明万历《上海县志》记载:“高昌庙,新旧两所,新在城南陈家桥,旧在新庙南二里,皆滨浦。”清嘉庆《上海县志》则提到:“高昌庙向在南门外,黄浦滨,俗称老庙,这段上海县志又说明从元代末到清嘉庆高昌乡一直在上海老县城南黄浦江西北岸!以上都有具体地方志记载的。但是我又在复旦大学上海史国际研究中心网站上见到熊月之发表<上海城南的沧桑巨变>一文章中
       上海世博城市最佳实践区(以下简称园区),北至中山南路,南至黄浦江,东至南浦大桥,西至保屯路、望达路,园区所在地属高昌里。1292年(元至元二十九年),元政府设上海县,高昌乡属之。在明清行政区划中,园区所在地一直属于松江府上海县高昌乡,主体部分兼跨二十五保的十四图、十五图等,一小部分属于二十四保。她这里讲到现在黄浦江南岸的世博馆区主体是原来的高昌乡二十五保小部分属二十四保!这就让人弄不懂了我们来分析一下明清时期上海县管辖范围大都在黄浦江西北岸(浦西) 浦江东南西岸有川沙县南汇县奉贤县管辖而,元代从华亭县一共分出高昌、长人、北亭、海隅、新江五个乡组建的上海县!而已据这些地方志来讲单从高昌乡二十五保(相当于现在行政村级单位) 就从老上海县城南外一直到城北外的人民广场这么巨大呀!而且二十五保二十四保在浦江南岸还有一大片地二十三保还在现今上海县城的东北面,这样的话高昌乡面积要比上海县全境还要大呀?这还不包刮高昌乡在川沙县还有大片土地呢,可能吗?当然有误!那么组成上海县的另外长人. 北亭. 海隅. 新江四乡的土地到哪儿去了?长人乡在上海县境东部,东到老护塘,南到奉贤县,西到浦西的华亭县,北到高昌乡。其范围比南汇县还大,所以说“县比乡小”。到清后叶,长人乡已分属南汇县、上海县和川沙厅根据这段地方志表明长人乡的管辖范围实际要比高昌乡大得多,划入川沙县的是长人乡而非高昌。哪么我们潘氏宗谱提到的高昌乡二十五保暑字图到底是哪儿呢?不要慌我们来揪出真相来。从上面众多地方志记录的时间来分析最早清嘉庆上海县志地图表明此时的高昌乡在县城南门外黄浦江北岸,江南岸是杨师桥市和严家桥等。可是在清同治年间又记载在上海县城北外的现今人民广场腹地了,到民国时期高昌乡又“跑” 到再向北的杨浦区了,再到解放初后高昌乡又“跑” 到川沙县的最东北角合并成高行乡了!难道高昌乡有脚会象人一样“跑” 吗?这还不包括已经遗失史料记载的黄浦江南岸的高昌乡啊!类似的经历在原是江苏昆山市的古娄县也有这段经历公元前207年,西汉改疁县为娄县。

西汉高祖六年(前201年),娄县属荆国。高祖十一年(前196年),荆国除,娄县属会稽郡南梁大同三年(536年),娄县改名昆山县,改属信义郡,昆山县范围大致与秦疁县相同。

这段昆山县志说明西汉置设娄县,南梁大同三年改名为昆山县清顺治年间,分松江府首县华亭置娄县,民国并入华亭县,华亭旋又改名松江县。在清代顺治年间又在百里之外的松江区西南设置了个娄县,难道娄县自己有脚又“跑” 路了吗?非也!其实是行政机构没有撤而行政管辖区域作了调整移地了!而我们文林潘氏宗谱所提到的高昌乡也是如此高昌乡在唐代天宝十年前就有和云间乡同属千年古乡,只不过云间乡一直大都在原地而高昌乡管理区几经移地方!我们来看它管辖区调整转移的路线:先县城南现蓬莱公园附近向北移再到县城北外现人民公园腹地后再向东北移至杨浦区最后再过浦江继续向东北移至川沙县合并成高行乡现今浦东新区最东北角!注意这还是根据现存最早的明代弘治十七年地方志所记载的“上海县地理图” 所确定的几个转移地点,哪在此之前已遗失文献的更早年代高昌乡有没有移动管辖区域呢?当然有现存就有黄浦江南岸世博馆主体区就是原高昌乡二十五。二十四保这一老辈传言那!当然有人会说高昌乡在城南浦江北岸肯定是原故地不会又从哪儿移过来的因为有唐以前的高昌古庙在此,朋友那我要提醒你了在清末民国高昌庙就几次移地重建了新庙它还称千年古庙呢!更何况看古地图各位看看吧这张明代早期的地图上黄浦江两岸包括上海县城西都是高昌乡范围了!再来看清后期的一张上海地图原许多高昌乡地区变成长人乡和北亭及海隅乡范围,高昌乡被挤到宝山县边界去了!而宋时记载现十六铺是上海镇所在地根本不是高昌乡二十五保1291年(元朝至元廿八年)8月19日(农历七月廿四日),朝廷准松江知府仆散翰文奏设立上海县,县治定在宋朝设立的上海镇(后来称为南市的地方),县衙设在上海镇来榷场(后来称为十六铺)这就更能说明早期的高昌乡还在上海县西南现今奉贤区,与以前我提到的松江府云间乡地界高度重合,当然云间乡的管辖区域没有象高昌乡变动的这么大,但在千年的历史岁月里肯定也经过原址小范围调整过使原来属高昌乡所管理的地址变成云间乡的境内!到此时肯定有人会说你这都是依据地方志推测,恐怕有彦章公后人群居在后来的高昌乡腹地的村落你没有发现!请你不要急我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是的彦章公于元末迁至松江府六百多年来留在上海的子孙及群落村子规模应当比较大,最起码要比迁到江阴文林的分支要大。就算上海城市建设和扩大工程早在清末民国有洋人投资拆迁原居民村落,可是从之前明清地图上总能显示和记载吧!



从这些老地图来看上海昙境内没有发现有规模性潘姓村落标志而在奉贤区庄行镇一带的云间乡旧地倒发现大规模潘姓村落遗存,这样我们应当从以上地方志所反映的高昌乡行政管辖地域的移动和调整路线和潘姓村落的分布可以确定早期的松江府高昌乡地望就是,明清行政区域也调整后的云间乡,现今奉贤区庄行镇潘垫村,潘南村二个行政村无疑!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有不足之处希望各位宗亲指正

                            潘明山

        二零一六年十月完稿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