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天柱 下息云峰 ——潘英琪先生小记

0 0 930
秋江 2018/10/9 8:19:21
推送

艺术家简介

潘英琪,1954 年 1 月生,山东莱州市人。原供职于烟台市博物馆。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维权鉴定委员会委员、山东文博书画研究会副会长、烟台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烟台大学兼职教授、山东工商学院兼职教授。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艺术发展委员会委员、第五届鉴定评估委员会委员。出版过《潘英琪书画艺术》等多部专集,撰写发表《浅析书法作品鉴赏》等评论文章数十篇。先后应邀出访欧、亚多国并举办展览。享受地方政府津贴。

上游天柱 下息云峰

——潘英琪先生小记

中国书法浩浩荡荡,始而百流淙淙,继而波澜壮阔,传百世而愈宏,承千载而益彰,历代书者不乏菁英,此书学之“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的永不腐朽之所在。其流之今日,有潘氏英琪者,亦承先贤而启后学之“弄潮”者之一。

余初识潘英琪先生是于“烟台市书法家协会”在烟中宾馆举办的书法短训班上。主讲乃聂成文、伦杰贤二先生。参加短训者皆各县、市、区书法精英,我亦有幸滥竽其中,时潘英琪先生即为此班之佼佼者之一。记得那时英琪先生的日课即为“郑文公碑”,笔下已初见雄浑书风之倪端,已是骨气洞达,形神得兼的峥嵘气象。那时的英琪先生正值华年,英俊倜傥,虽交流不多,却难掩其骨子里的儒雅、睿智。偶然谈吐亦知其国学功力扎实,读书广涉经、史、子、集,故余对英琪先生那时之印象至今难忘。

时间荏苒,如白驹过隙,短训班结束至今已是廿余年前的旧事,此后似乎再无缘于先生一面之晤,然潘英琪的名字却时有目睹、耳闻。——各类专业刊物,各级电视台上时常见到潘英琪的名字及其带来的好消息。知先生工作之暇,寒窗夜雨、汲汲穷年,砚田常湿,秃笔成塚,神会古人,梦游艺海,偿研奇文于夜深,每临法贴于拂晓,春播秋收,如今英琪先生已是几乎家喻户晓的书法名家、魏书高手。集诗、书、画、文于一身的学者。

潘英琪,字迹杰,号问渠。一九五四年生于山东莱州。

古邑莱州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民存古风,士多赏文,名士文人自古不鲜,更兼越千年往事于北魏有熒阳郑氏道昭者刺史于此,政暇喜郊游,每酒酣便吟诗,赋文,书丹于石令人勒之。在任其间,竞遗迹于云峰、大基、天柱,玲珑四山有数十处之多,蔚为壮观。这便是当代书坛称之为北碑正脉之“四山刻石”,而其中最负盛名者乃位于莱州城南的云峰山的“郑文公下碑”、“论经书诗”、“观海童诗”等刻石,东瀛书人偿为之顶礼,而国内书界亦有称郑道昭先生为“楷圣”之说,可见此碑在中国书史上之地位。是故自宋赵明诚将其列“金石录”后,学此碑者代不乏人,清之李瑞清,曾煕更是终生侵淫此碑而扬名。

英琪先生生于斯,长于斯,少而颖慧,勤学好问,对郑氏典雅、壮严、古厚,融篆、隶、楷、行于一炉的书风情有独钟,不能自己。便时常登山问碑,刻苦研习,不知有年。工作之余,几乎将所有余暇都用于读书、习学、寻师、问友,访胜迹,寻名碑领会帖之韵、碑之雄。终于形成了其雄强、豪迈,似龙如虬,劲健爽利、风骨铮铮,磅礴大气的潘氏面目。从此,在当代书坛魏书一体中占一席之地。

因其书风的卓然不凡及雅和中正的正大气象,经有关部门举荐,英琪先生应邀为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先生书写楹联一幅:“天地乘龙卧、关山跃马过”,书风恰似对联内容,雪夜饮酒,杖剑关山。成一时之美谈。神会了郑氏书风后潘先生又遍临各种不同流派与风格之魏碑及汉隶,从摩崖至碑刻无不潜心研究其所以然。习碑之余,又悉心领会魏晋书札及前人行草书之精髓,溶碑魂、帖魄于一体,故其呈现于笔上的不仅是大江东去的豪迈,亦有着小桥流水的韵致,令人百读不厌。

若欲解惑,须有明师,英琪先生深明此理,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便拜孙其峰先生为师。能列子孙氏名下乃英琪先生之幸也。孙老,山东招远人氏,执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一生致力于美术教育与艺术创作,诲人不倦,播桃种李育学子无数。先生其人、其学、其艺皆为当今学界之泰山北辰,英琪先生从其游,艺事更为精进,丹青画图更显孙家风范,笔下的寒林麻雀无疑得孙师亲授,而墨梅,风竹又有缶老风骨,山水却不失宋元遗踪,愕愕然有林下之风,中国书画向不分离,二者相得益彰,互为裨益,从而形成了中国书画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独特语言。英琪先生将多年习书之笔用于绘画,视觉又高,故将其画作列为文人画“妙”品之中不为过也。

英琪先生作诗不夥,但诗格却高,常有奇句妙语跃现笔端。如“四十感赋”句“今生何能还青丝,借得月光补少年”。“五十感怀”“风华伴墨半百翁,钓月耕云书斋清,偶喜佳句染尺素,独坐长吟啸古风”。皆不让先贤之佳句也。

英琪先生乃学者型书家,读书甚丰,治学严谨,论文常见专业刊物及报端,其中既有商榷文章,学术论文,又有艺术评论。敢于坚持已见,多以详尽的史料、事实以及对不同书家、书风之把握,逐字比对以证真伪是非,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鹤立评论界而能独竖一帜,为专家所称道。难能可贵的是,这些诗书画文的积累,并非英琪先生职业所为,全出之工作之余。由此可知英琪先生是一个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种“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了”的人,几十年来就是以这样一种殉道之精神,完美着自己的艺术实践。

孙其峰先生在给英琪先生所书“刻苦治艺,老实为人”的条幅小跋中写道:“吾平生常守此八字以自律,今书此赠英琪,其将与我共勉乎”,在此我亦愿以此语与英琪先生共勉。

愿英琪先生艺术之树长青。

秋 江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二日于听雨楼
回帖
  • 消灭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