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潘美公收养柴世宗儿子柴熙谨的取名及美公子女等问题的初探

0 1 6564
潘富云 2006/3/9 16:19:00 潘氏宗亲网
推送
  潘富云 2006/3/9

 
  笔者查阅了一些史籍和族谱并参考了一些信息资料,对美公收养柴世宗儿子---柴熙谨的取名及美公的子女等问题进行了一些初步探讨,现贴上与宗亲中有兴趣者共商,意在抛砖引玉,差错处请知者纠正。

  1、《新(旧)五代史》都记载了后周柴世宗有七子:长曰宜哥,次二(下面的两个儿子)皆未名,次曰恭皇帝,次曰熙让,次曰熙谨,次曰熙诲,…宜哥与其二,皆为(后)汉诛。世宗崩,梁王(宗训)即位,是为恭皇帝。其年八月…熙让,封曹王;熙谨、熙诲…封纪王、蕲王。皇朝乾德二年十月,熙让卒。熙谨、熙诲,不知其所终。   

  于是,熙谨、熙诲,不知其所终遂成千古之谜,他们到底去了哪儿呢?  

  据柴氏后人柴道琳等撰文介绍:“2001年7月2日,祝志平先生在新疆克拉玛依与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卢苗安博士相遇,揭开了这一千古之谜。卢苗安博士正是柴荣第七子熙诲的后代,他提供的《卢村志》对柴熙诲改姓为卢、改名为璇有着详细的记载:
  陈桥兵变后,恭皇帝被封为郑王,公卿大臣皆承旧职。宋太祖见熙谨、熙诲仍在宫中,就问诸臣:此复何待?此时,太祖的左右侍卫意欲斩之。后周开国上将军卢琰冒死谏阻:尧舜授受不废朱(丹朱)、均(商均),今受周禅,安得不存其后?这时名将潘美(潘美是杨家将故事中潘仁美的原型,不过历史上的潘美并不是戏剧中的潘仁美那样大奸大恶)以手捏殿柱,垂头不语,太祖问他:汝也以为不可吗?潘美说:臣岂敢以为不可,但于理未安耳。太祖听后,就收回了成命。事后,潘美抱养了柴熙谨,更名为潘惟正(一说潘惟吉),而卢琰抱养了柴熙诲。(笔者注:卢琰生于公元900年,祖籍河南洛阳玉川,祖上三代为唐朝宰相,父亲文纪,为后唐清泰间越州刺史。到了后汉,卢琰开始进入仕途,成为郭威手下大将。后汉隐帝刘承佑继位,荒淫无道,听信佞言,滥杀无辜,将边疆重将郭威家眷扣押为质,想召回郭杀之。郭威得知,十分吃惊,急忙召集众将商议。卢琰进言:隐帝无道,后汉气数已终。与其回京受缚,不如率兵讨伐。于是郭威率军回京,隐帝驾崩,郭威黄袍加身,改国号为周,史称后周,封卢琰为尚书,辅佐后周)”。

  2、据宋朝王巩 《随手杂录》记载:“(宋)太祖皇帝初入宫,见宫嫔抱一小儿,问之,曰:「世宗子也」後周世宗名荣,为後周太祖之养子,本姓柴,以功封晋王,即位後,伐辽,取瀛、莫、易之地,以赵匡胤为「都检点」。六月崩,恭帝宗训立,陈桥兵变,赵匡胤取而代之,国号宋。时范质与赵普,潘美等侍侧,太祖顾问赵普等,普等曰:「去之!」(注:赵普为胤幼时师,与周无渊源,故主杀之。)潘美与一帅在後不语,太祖召问之。太祖曰:「即人之位、杀人之子,朕不忍为也。」美曰:「臣与陛下,北面事世宗,劝陛下杀之,即负世宗,劝陛下不杀,则陛下必致疑。」太祖曰:「与尔为侄,世宗子不可为尔子也。」美遂持归,其後太祖亦不问,美亦不复言,後终剌史,名惟吉,潘夙之父也。其後惟吉历任供三代,止云以美为父而不言祖,余得之於其家人。”

  3、但宋朝王銍在他的《默记》中将惟吉作惟正。(笔者注:王銍,字性之,宋颍州汝阴、今安徽阜阳人。博学多闻,尤长宋代故实。南渡后寓居剡中,自号汝阴老民。建炎四年权枢密院编修。銍著述甚富,今存《雪溪集》、《默记》、《王公四六话》、《补侍儿小名录》等。)他在《默记》中说:“(太)祖初自陈桥推戴入城,周恭帝即衣白襕,乘轿子出居天清寺。天清,世宗节名,而寺其功德院也。(太)祖与诸将同入内,六宫迎拜。有二小儿丱角者,宫人抱之亦拜。询之,乃世宗二子,纪王、蕲王也。顾诸将曰:‘此复何待?’左右即提去,惟潘美在后以手掐殿柱,低头不语。(太)祖云:‘汝以为不可耶?’美对曰:‘臣岂敢以为不可,但于理未安。’太祖即命追还,以其一人赐美。美即收之以为子,而(太)祖后亦不复问。其后名惟正者是也。每供三代,惟正以美为父,而不及其他。故独此房不与美子孙连名。名夙者,乃其后也。夙为文官,子孙亦然。夙有才,为名帅,其英明有自云。”

  4、据《宋史》列传第九十二载:“潘夙,字伯恭,郑王美从孙也。天圣中,上书论时政,授仁寿主簿。久之,知韶州,擢江西转运判官,提点广西、湖北刑狱。邵州蛮叛,湖南骚动,迁转运使,专制蛮事,亲督兵破其团峒九十。徙知滑州,改湖北转运便,知桂州。坐在湖北时匿名书诬判官韩绎,谪监随州酒税。起知光化军。大臣以将帅才举之,易端州刺史,再迁徙鄜州。召对,访交、广事称旨,还司封郎中、直昭文馆,复知桂州。交人败于占城,伪表称贺以为大捷,神宗诏之曰:“智高之难方二十年,中人之情,燕安忽事,直谓山僻蛮獠,无可虑之理。殊不思祸生于所忽,唐六诏为中国患,此前事之师也。卿本将家子,寄要蕃,宜体朕意,悉心经度。”夙遂上书陈交阯可取状,且将发兵。未报,而徙河北转运使,历度支、盐铁副使,知河中府。章敦察访荆湖,讨南、北江蛮,陈夙忧边状,以知潭州。再迁光禄卿,知荆南、鄂州,卒,年七十。论曰:。。。夙以将家子而能留心边务,用当其材,举能其官。” [Page]

  从以上这段话上来看,一是“郑王美从孙”。二是神宗在诏书中说:“卿本将家子,寄要蕃,宜体朕意,悉心经度。”父亲是谁没说,W但其意思是很明白的。

  5、柴氏后人已经认定,后周柴世宗之子--纪王柴熙谨被潘美收养,改名潘惟正(一说潘惟吉)。(笔者注:括号中“一说潘惟吉”是柴氏后人的原话)。据柴氏当今后人柴道琳  、柴立新  、柴立超三位先生撰文中说:“ 后周纪王柴熙谨被潘美收养,改名潘维(惟)正、一说潘维(惟)吉,潘维(惟)吉为刺史(将军),其子潘夙,字伯恭,大名人。宋开国功臣潘美从孙。仁宗天圣中,上书论时政,授仁寿主簿。知韶州,擢江西转运判官,转提点广西、湖北刑狱。因平邵州蛮之叛,破其围峒九十,徒知滑州,改湖北转运使、知桂州。入为司封郎、知昭问馆,历度支监铁副使、知河中府,迁光禄卿、知荆南、鄂州,卒于七十。夙以将家子,而能留心旁务,用当其才。潘夙子潘必正为举人,有《潘必正词选》。”柴氏后人认定维(惟)正、维(惟)吉为同一人。也认定潘夙是惟正和惟吉的儿子。

  6、潘夙子潘必正,是戏剧舞台上人所共知的人物,《玉堂春》和《玉簪记》都有他的出场。但他却是真实的历史人物。《玉簪记》就是以他的经历写的故事。据《古今女史》和明人杂剧《张於湖误入女贞观》讲的是:北宋末年开封府尹潘夙与同僚陈某相交,恰好两家夫人怀有身孕,便指腹为亲,并以玉簪、鸳鸯扇坠为聘。潘家生子取名必正,陈家生女唤作娇莲。後来潘夙辞官回河南,陈家也远迁潭州,相隔万里,十六年间杳无音讯。潘必正读书上进,进京赶考,这时候陈娇莲父亲早已病故,母女两人相依为命。陈娇莲与母亲避金兵乱,途中走失,娇莲为张二娘所救,入金陵城外女贞观为女道士,法名妙常。建康太守张于湖赴任,暂寓女贞观,因窃听妙常弹琴,对其才华赞赏不已。第二天专程探访,斗奕论道,并以情语挑之,妙常严辞拒绝。不久观主之侄潘必正应试落第,不愿回乡,也寄居观内。必正遇到妙常,也为她的美貌和才华所吸引,顿生爱意。妙常也有意於必正。通过茶叙、琴挑、问病、题诗等多次交往後,两人交心,私托终生。不久姑母发现了他们的私情,决意拆散这对有情人,便催必正早日赴试,并亲送至江畔。妙常私雇小舟,追赶上潘生,以玉簪为表记相赠,潘生酬以鸳鸯扇坠,二人相泣而别。後必正及第授官,两人成婚相携返回河南。在河南潘家,妙常见到了母亲,原来妙常之母早已访至潘家,於是两家欢庆团圆。以真名真人真事写的戏剧是难能可贵的,  清代之後,舞台上经常上演的是《琴挑》与《秋江》,至今不衰。是什么原因呢?是否与美公抚孤及潘、柴二家有关系呢?

  7、2005年12月3日《邯郸晚报》记者赵明信在他的文章《北宋开国功臣潘美和他的故里》一文中说:“潘美的道德人品也有值得称道之处。宋太祖皇袍加身之初,到周恭帝被废之后居住在天清寺,周恭帝的宫人们一齐跪拜在地。宋太祖一问,知道是柴世宗的两个小儿子,很不耐烦,‘留着他们干什么?’他的随从当即把之两个小孩子提了出去。潘美用手掐着柱子,低头不语。宋太祖问:‘你认为我这样作不对吗?’潘美说:‘我岂敢说你不对,只是觉得于理不安。’宋太祖觉出不妥,立即把两个孩子叫回来,并把一个赐给潘美收养。潘美对待这个孩子和自己的亲生子女一样,这个孩子始终以潘美为父,这就是潘惟正。”这段话与宋朝王銍在《默记》中的记载是相同的。

  8、潘美公的子女究竟有几人呢?从早期的资料上来看是有八个子女,即五子三女。理由有三:

  一是据湖北广水市委党校潘成忠先生在给我的信中说:“宋仁宗庆历四年所修族谱《潘氏世谱源流简明表》记载有:惟熙、惟德、惟清、惟固、惟文(此子过继给潘美二弟潘骞)五个儿子。”庆历四年即公元1044年,美公去世是淳化二年(公元991年),相差只有五十三年,这个时候修的族谱,其真实性相对来说是很高的。这里惟熙是排在第一的,但《宋史》将惟熙排在最后。《宋史》是元朝脱脱主编的,距离美公去世已经快三百年了,所以愚以为庆历族谱所载可靠性要高一些。

  二是据江西南皋忠武堂荥阳《潘氏族谱》卷首世系表记载:“美公由北京大名府迁河南开封府世系表:第一世美 公 ,魏州大名人,娶郗氏。生子五:惟熙、惟德、惟清、惟固、惟文;(笔者注:与上面庆历族谱五子完全相同)生女三:长适元帅傅谦,次适太尉谢铎,三适节度使杨廷汉。公佐宋太祖受周禅,陕帅袁彦单骑突寨,公谕曰:天命既归,宜修臣职,彦遂入朝。后伐南汉平江南,讨北汉,累建大功。拜忠武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封韩国公。殁赠太师中书令相使谥武惠,咸平二年,配享太庙。其子惟熙之女为章怀皇后,又追封郑王,有传见谱首。第二世惟熙,官平州刺使,娶秦氏。生子三:仁裕、仁矩、仁显;生女一:即章怀皇后。惟德,官宫苑使,娶  氏。生子二:仁俭、仁宽。惟清,官崇仪使,娶  氏。生子二:仁忠、仁漫。惟固,拜上阁门使,娶  氏。生子一:仁正。惟文,过继骞公。第三世 :仁裕,官吉水太守。仁矩,官阁门候。仁显,官黄门侍郎。仁俭,官石门录事。仁宽,官毫州佥判。仁忠,官翰林承旨。仁温,官河中太守。仁正,官福州太守。”是谱将美公三代世系完全注明了。 [Page]

  三是据湖北省咸宁《潘氏族谱》总序中记载:“六十七世谱、生子震,以军校戊常山,此六十八世也。震生子三:长曰美,仕周至客省使,陈桥之变,太祖先告美仕於朝,后伐南唐平江南讨北汉累建大功,官至忠武军节度使同平章事,追赠太师中书令,谥武惠封郑王。次曰骞,三曰琳,从兄征伐,各立奇功。骞迁武威军节度使,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封晋平王。琳迁殿前都指使,崇进银青荣禄大夫,封鲁惠候。美子五:长惟熙,平州刺史,熙女为章怀皇后。次惟德,宫苑使;三惟清,崇仪使;四惟固,西上阁门使;幼子惟文,以弟骞无嗣,美以惟文嗣之。熙兄弟与叔琳俱家京兆。太祖开宝间,汉中反,上命骞将兵十万镇守九江,嗣子(惟文)以仕途危险,当遗子孙安,遂择湓浦(九江)之地家焉。惟文生子三:仁表、仁佑、仁爱,乃七十一世也。琳公生子三:长惟思、次惟孔、三惟新任吉水太守,思公封南昌候,生子一、名仁福。以上虽远世人忘,但历历可考也。”是谱将美公上下五代世系注的很清楚,只是美公之父名震,与《宋史》所记不同。在这里惟熙也是长子,五子名讳也完全相同。

  所以愚以为美公有五个儿子和三个女儿是可信的。但五个儿子中,是没有惟正的。可是《宋史》却有惟正而没有惟文。广水市委党校潘成忠先生在信中说:“因为惟文过继给骞(公),因而《宋史》未载。”他的观点是有道理的。那么,“惟正”是不是美公所收养的柴世宗的儿子柴熙谨呢?如果是,“惟吉”是从子又作何解释呢?因为宋朝王巩在《随手杂录》中记载有:“太祖曰:「与尔为侄,世宗子不可为尔子也。」美遂持归,其後太祖亦不问,美亦不复言,後终剌史,名惟吉(注:侄与吉偕音)。”在这里,宋太祖是明确要潘美将其作侄儿抚养的,不能作儿子。所以惟吉是从子(笔者注:所谓“从子”,也就是侄儿。比如《后汉书.谢弼传》中有‘中常侍曹节从子绍为东郡太守’之说)。如果惟吉是美公收养柴世宗的儿子柴熙谨,那么,惟正又是怎么回事呢?所以愚以为这里面仍然还有一个谜未曾解开。如果按王巩的《随手杂录》和王銍的《默记》所记以及柴氏后人的认定惟正和惟吉同为一人的话,那么《宋史》的记载岂不存在差错了吗?有人可能会对此提出反问:“《宋史》怎么会有差错呢?”我认为的确是不应有差错的!可事实上《宋史》还真的存在有疑问的地方,比如:据《宋史》列传第一   后妃上  说:“真宗章怀潘皇后,大名人,忠武军节度美第八女。”可是《宋史》列传第十七中记的是:“惟熙女,即章怀皇后也。”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实际上,章怀皇后据族谱记载是惟熙的女儿,并非美公第八女。《宋史》上还记有“后美(公)追封郑王,(也)是由章怀故”,这句话也是有问题的。因为美公是咸平二年八月就追封郑王了,但章怀皇后是庆历中才正式定名的,这里面有一个时间差。还有人认为潘美当太师是因为他是“国丈”,这也是误解,潘美是检校太师,是正一品统兵的官职。潘美之所以得到宋太祖的充分信任,在“杯酒释兵权”中没有释他的兵权,完全是因为他对大宋王朝的忠心耿耿和功劳。

  笔者虽然对这段历史作了一些探讨,但自认为还是很敷浅的,差讹处一定很多,祈望宗亲们多多指正。
 
  
回帖
  • rayshell (2018/10/9)

    透彻,很详细,也很谦虚。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