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祭 忆可权

潘富云

0 21 16782
潘富云 2010/5/25 16:16:00
推送
2009年6月6日,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我们尊敬可权宗长,长期以来为潘氏文化研究走南闯北、东奔西走终因过度、身患绝症,与世长辞了。岁月匆匆,不觉又是一年,在快到可权先生逝世纪念日的时侯,特撰写此文,以示对可权先生的追念。
 
一去防城港访可权
 
我认识可权先生,那是2005年
 
正月初一的上午接到一个陌生的长途电话,对方潘可权,说是从浙丽水潘氏宗亲那里得知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可权先生的大名早有耳闻,只是从没有联系和见面。现在,居然在电话中相识大年初一,非常高兴
从此以后,我和可权先生经常电话中进行联系和交流,共同探讨潘氏文化研究的一些问题重点是筹划召开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修撰世界潘氏总谱以及为历史上的潘美正名问题。为了进行更加具体细致的讨论多次邀请我去防城港的商有关事宜
2005年4月专程去拜访可权先生我到南宁后即打电话给可权此时可权正好回宾阳老家扫墓,我在南宁后,才去了防城港那天到达时已是晚上10点,他到车站接我,然后带我到预订好的旅馆休息
第二天,可权接我去他家。家里,我们进行了多次交谈,有时是深夜长谈。我们的话题广泛,潘氏文化研究的现状,今后潘氏文化研究的发展方向等等。重点是关于修撰世界潘氏总谱和为历史上的潘美正名等问题。他建议我研究重点放在为美公正名的课题上,而他则把重点放在修撰世界潘氏总谱上,同意了他分工和建议。
交谈中得知可权先生为潘氏文化的研究,化费了大量心血他孜孜不倦地进行了二十年的走访,各省各地的潘氏居住地,只要他一有线索,就马上进行联系。他的足迹遍布全中国二十多个省市区。从时间上到经济上,付出巨大。即便是海外的宗亲,凡是能联系上的,尽量联系。在他的电话本上密密麻麻记载了海内外宗亲的地址号码他的家里堆满了各省各地的潘氏族谱,他的桌上满了世界各地潘氏宗亲们的信件。他每天都要阅读各地族谱,还时不时地和世界各地的宗亲进行电话交流,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他就是这么一位不知疲倦,不知劳累的把晚年生活的主要精力放在对潘氏文化研究中的长者,对他的敬意,不觉油然而生。
 
二去防城港会可权
 
200510下旬,我应可权先生的再次邀请,又去了防城港这次去的目的有二:
是商讨召开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有关事谊起草有关会议通知和文件。可权先生不会电脑,不会打字,而我刚学过现在还到外面去打印文稿尚未决定的事没有必要被外界知道因此,要我他家里完成这个任务
二是我撰写完成为历史上潘美正名的文章稿,顺便去征求他的意见。
可权先生安排我住在儿子潘育君先生金荣货运代理公司一到,可权就领我上了六楼,在那为我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套间,有冲凉的地方。他的女儿育英已为我打扫好房间并铺好床铺。一出房间,就可以进入天面平台。平台上可以做操、锻炼身体;平台上的视野也很开阔,看到大半个防城港。
可权先生在一楼有一个房间是他休息和写作的地方,我们就经常在他那房间中讨问题。
 
我们讨论的中心议题,就是关于修纂世界潘氏总谱
 
对于修纂世界潘氏总谱》,他的决心很大,想一气呵成我觉得这个课题太大,不是一下子能够完成的,可能要通过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艰苦努力能完成。
我的理由是:总谱的修纂必须要将世界潘氏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口收入谱中,才能叫做世界潘氏总谱最低也不得少于百分之八十,就目前财力和人力而言,把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潘姓人口发动起来即便是发动起来,也需要一个专门的班子来承办,需要大量的和经济,方能完成而现在条件尚未具备,还很难做到这一点。
因此,我主张分两步走:
第一步是先拟定好一个《世界潘氏总谱目》并组建好一个写作把关的班子。这就是,首由这个班子潘氏历代的世系理清楚,理清世系的工作是需要统一认识的。因为各地同一祖系的代系都存在差别,有的名讳不同,有的时间不同,还有不同祖系的就更加复杂。那么的为准呢?是不能轻易下结论的,必须进行反复的论可想而知,这项工作不是一年两年能完成的这件事又不能迥避,又必须把它做好做细,只有把这项工作做好了,有了基础,才能支系由各地照总纲完成修谱
 
第二步将各支系修纂完成支谱汇总并统一编辑成总谱
 
以为这样成功的把握性大些。至于具体时间,要根据实际运作的情况来定,不能操之过急。我说:昔日曾文正公统一天下曾氏班名字派,首先就是从统一世系做起的。此法我们不妨予以借鉴
当然,也不排除,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
 
可权先生听了我的意见后,觉得道理于是我起草一个关于修纂世界潘氏总谱的文稿,共29条他审定后就由我他儿子育君公司的电脑打印了出来。与此同时,还起草打印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筹)关于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会议通知等文件。
 
关于为历史上的潘美正名问题,我将撰写好的稿给他他详细地进行了斟酌了几天,然后,他提出了几条中恳的意见
这篇文稿,后来我又分别征求了湖北潘成忠和贵州潘德富两位宗亲的意见,得到他们的积极支持,他们也提出了补充和修改意见最后按照成忠先生的建议以《潘美英名不容玷污》的书名定稿,全文三万多字。定稿后的2006年,通过潘朝阳先生发表在福建《政协天地》和《荥阳潘氏》。之后,有诸多刊物进行了转载
可权先生欣慰地说:这篇文章的发表,终于吹响了我们潘氏为美公正名的号角。
此后,我收到了许多读者包括高层人士给我来信或来电话,他们给我热忱的鼓励和支持。但我知道,这篇文稿凝聚了可权先生和诸多潘氏宗亲的心血。
 
在防城港段时间我和可权很少休息,天天都在忙碌。
 
可权见我每天都在翻阅资料撰写文稿还要打字,确实很累。于是就在下午饭后带我去防城港城区散步,去得最多的地方是防城港电视台。那里地势高,风景秀丽,还可以看到整个市区街道和港口的深水码头,码头上停靠了好多万吨级甚至几十万吨的货轮十分壮观。有时,他我坐小艇绕码头转几圈。
 
段时间,是我和可权单独在一起相处最久、交谈也最多的日子。
 
交谈中,详细介绍了到各省各地寻觅潘氏宗亲的情况。介绍了他如何进京找省部级的潘氏现职领导和活跃在各行各业的潘氏宗亲中的名人士、比如潘家华、潘石屹等,征求他们对潘氏文化研究工作的意见得到他们的理解和积极支持。从他的谈话中我感觉到他对潘氏文化研究工作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他还介绍了如何认识浙江丽水的潘国相老先生
他说国相先生几十年为潘氏文化的研究工作孜孜不倦,出版了荥阳潘氏通系史,很不容易。虽然该书存在一些问题,但国相先生能独力完成近十万字的巨著,是极不简单的
当然,他也坦率地说:他不同意国相先生的两祖论,更不同意潘氏始祖的多源说,他认定的始祖就是季孙公,是黄帝的后裔,地望就是荥阳
他说:尽管他和国相先生观点不同,但并不影响个人之间的感情,观点可以探讨大家可以各抒已见,谁的对就按谁的办,不能统一就各自保留意见。感情终归是感情,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他说:我们终究是宗亲,一笔难写两个“潘”字。如果因个人的观点不同而影响到感情这是不可取的,因为个人之间有不同面观点那是正常的因为各人所掌握的材料不一样,这不影响大局。如果为观点不同而影响感情那就不好了。
 
从这,可以看出他的胸襟是非常开阔的。
 
也谈福建潘朝阳先生他对朝阳先生的印象特深,认为朝阳先生是现代潘氏宗亲中难得的人才。他说:朝阳先生对潘氏宗亲的感情很朝阳先生创办了高质量的福建荥阳潘氏刊物,这本刊物不仅对福建的潘氏文化进行深入的研究,还联系各省各地和海内外广大潘氏宗亲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为潘氏文化的研究巨大的贡献
 
他很看重潘建民先生。当他谈到荥阳的潘建民,充满了深厚的感情。他说如果不是潘建民,我们潘氏始祖季孙公一时难以修复这是因为当时社会上对修葺祖墓还心存疑虑有关部门也不支持,建民作为一名现职的公职人员,在那种形势下勇于承担,挑起了修葺荥阳潘氏始祖季孙公陵墓的重担,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的。季孙公陵墓修好以后,凝聚了海内外广大潘氏宗亲的人心华夏潘氏子孙有了一个寻根和拜的地方就有了向心力。因此,建民先生功不可没
 
是在这种无拘无束的散步和交谈中,我才真正了解各地潘氏宗亲的基本情况,知道了各地潘氏宗亲的领军人物,对后来寻根以及和各地宗亲的联系交往中,是有很大的启发和帮助
同时,也更深了解了可权先生,了解了他那种为潘氏文化研究不遗余力的博大胸怀,以及沤心沥血团结世界潘氏宗亲所作出的巨大贡献!
次,我在可权先生那里住了一个星期临离开的前夕,他又陪我到东兴看了一圈。我离开防城港时,他送我上火车,我们依依话别,直到列将要动,他才下车离去。
 
可权主持荥阳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一次代表大会
 
2007夏之际,他来电话说,经我们共同起草的文件《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筹委会〕》代会长潘统英副会长潘建民,最后形成一致意见,决定在当年中秋节召开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筹〕》第一次代表大会暨祭祖实现三千年世界潘氏的首次大团聚届时在会上代表共同讨修撰世界潘氏总谱的问题,还有没有新的意见我回答没有,赞成他们的决定。
这欠在电话中想了解湖南更多的族谱,要我帮他复印湖南各地潘氏族谱序言。为此,我专程到湖南图书馆,将馆藏的湖南各地潘氏族谱序言复印好寄给了他,他收到后非常高兴。
年9月23上午,我随湖南代表团一行到达荥阳,出席世界潘氏文化研究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可权先生期到,和建民等作会务准备。下午,他约我去会议室商议会议议程在会议室,可权,还有潘统英,潘建民,潘 锋,潘启道,潘立成等宗亲。大家寒喧,可权建议会议的议程和祭祖仪式交大家讨论,大家稍微补充后,当晚又提交给大会主席团预备会议讨论通过
 
第二天上午,大会如期隆重召开。在下午的会上,可权先生作了关于修撰世界潘氏总谱的报告获得与会代表们的好评,会推举他担当主编,而我,则成为他的助手之一
第三天,与会代表到荥阳潘窑村金鼎山潘氏始祖季孙公墓地参拜,举行了隆重的祭祖议式。
 
荥阳世界潘氏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成功召开是潘氏宗亲团结兴旺的标志,同时,会议的成功无不体现出可权先生的心血。
(荥阳会议概况有专题新闻,在此不再赘说)
 
荥阳会议后,他一直牵挂着如何尽快地修撰世界潘氏总谱多次和我进行电话联系,他很急,想早一点完成,劝他别急。我说:修谱不是件很容易很简单的事情那是要牵动千家万户的而现在,我们修的世界潘氏总谱并非容易
 
2008年春节,他和我在电话中又谈到了如何修撰世界潘氏总谱的问题他说:已考虑了很久,能否按现在各地族谱所反映出的季孙公五个儿子支系来修,好后再来汇总,也就是在防城港时,我们讨论过的办法。我回答说可以啊!可以先选一个人数相对来说比较集中而有条件的支系来试点,先走一步。他说:那就先要连公这一支进行试点,怎么样?。我说:可以你先和湖南中方,贵州,四川连公后裔的宗亲们商议一下,只要他们愿意,完全可以后来,他来电话告诉我,说已和他们联系好,决定清明节后立即在湖南中方召开修谱的专题试点会议。
2008年4月中旬,他来到湖南中方,亲自主持湖南、贵州、四川以及湖北的部分宗亲代表(连公后裔)修撰支系族谱试点会议。去之前他给我来过电话,通报了他的安排和打算并征求我的意见。而我,则因为痛风,脚趾肿痛得走不动路,无法陪同。会后,他将会议形成的文件和料给我寄了过来,并电话告诉我,会议开得很好很成功。
 
可权为武冈三岚潘氏
 
武冈三岚潘氏,据清朝顺治十四年三岚第九世祖潘应斗崇祯16年进士,明吏部郎中累官至太常寺卿)为主修的族谱记载:明朝洪武初年,始祖潘应麟大明枢密,因守御武冈从江西泰和迁来,至今传世二十多代,六百多年的历史。对此,武冈州志相关记载
在明末,武冈是南明桂王的行宫所在。由于潘应斗潘应星(应斗公胞弟,先任礼部给事中后为兵部职方司主事)誓不降清,遭到迫害,以前族谱在清的进攻中被焚毁武冈三岚后来的族谱就只记载了自应麟公以后的世系,而应麟公以前的老谱至今没有发现存本
 
为此,武冈三岚进行过无数次的寻觅,先后与江西泰等地宗亲进行联系,但无结果湖南湖北地方的潘氏族谱中,一些零散的有关武冈三岚潘氏的记述,但其人名时间地点均对不上此外,浙江省的潘国相老先生也提供了人名全对但时间地点均不对的线索。这些,都无法认定。
 
在我第一次去防城港时带上三岚族谱,可权先生请教,希望他协助查找。可权先生详细看了武冈三岚族谱,答应帮忙。
 
荥阳会议后,他将收集到的各地潘氏族谱仔细地进行了阅读。年冬天,他打来了电话,说武冈三岚的根找到了,说武冈三岚的祖源在江西问他有何证据,他说四川乐至等地的族谱和你们三岚的族谱同一源头随后,他复印了相关的族谱资料寄给了我。
 
 2008年4月中旬,他到怀化后利用在火车站接人等候的空隙,又打电话给我,再次进行了确认。武冈三岚潘氏的根在江西是没有错的,和湖南湘潭,冷水江,衡山以及四川乐至等地的潘氏为一祖源。
 
可权先生的这种热心让我很感动,所以,武冈三岚的潘氏宗亲非常感激他!
 
可权主编历史上的潘美
 
为历史上的潘美正名,是可权先生和广大潘氏宗亲的夙愿可权先生更是身体力行,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尚在为编辑出版这本书而努力。
为美公正名,他和我谈论过多次,:在我们这一代,无论如何要做好为潘美公正名这件事。
 
当我的《潘美英名不容玷污》文在福朝阳先生主编的《荥阳潘氏》发表后,他立即给我打来电话,表示祝贺,心情很是兴奋。
 
从那时起,他就生了要出一本为美公正名的专集的念头
为此,他曾多次打电话征求的意见,把我的那篇文章作为开卷第一篇,通过正式出版社出版发行,我完全表示同意。
 
此时四川成都的潘启章先生有这种打算给我打来电话。他说收集了一些教授学者的文稿,他自已也写了一篇专稿。还说和可权先生联系。当然,可权先生和我是非常赞成的可以说是不谋而合
 
2008年秋冬,可权先生电话中告知我,文章已编辑完成,书名讨论过多次,提出了好几个名字,其中有《历史上的潘美》。他问我赞成那一个书名,我说赞成《历史上的潘美》,他说他也赞成这个书名。
第二次来电话时,他说最后书名为《历史上的潘美》,准备通过广西某出版发行,正在委托潘荣才、潘世阳两位宗亲在办理
 
此时,可权先生的身体已经很差在电话中讲话的气力已大不如前。但他还在为潘氏的文化研究,作最后的冲刺。当时,我还不知道他身患绝症而且是已到晚期,以为是他累了,劝他要多注意休息
 
2009年春节,他照列来电话。谈到书的出版发行问题,他说出版社要求出委托书才能批准,要我写委托书于是我将委托书写好后当时负责此事的潘荣才先生
 
后来世阳宗亲来电话说:出版社有变化,出书的事情可权已委托他负责。还说:书要出,但要用另外一种形式出版,正准备印刷。
 
过了不久,广西的潘启道宗亲在电话中告诉我:可权的身体很虚弱,已经住了几次院,未见好转,现正在住院治疗之中
 
又过了一段时间,世阳给我来电话说:可权宗长的是绝症,看来已回天无术。得此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老天爷真有点残酷,好人为何命不长呢?
 
此时刚好在湖南省中南大学附二医院做了右眼的眼科手术,视野存在问题,左眼还在等待做手术,无法前去探望。我把这一消息立即转告给国防科大的教授存云宗亲,他一定抽时间去看看可权。不久,他夫人去南宁探望了可权。
 
2009年5月6日给可权先生发去了一封慰问信我在信中:“可权先生:您好!我从世阳兄处得知你重病住院的消息,后与您的女儿育英取得了联系并得到证实,我很想给您打电话,但育英劝我不要打电话,因为她说:您的病已很严重,不便多说话,她会转告您,虽然我来不了南宁看你,但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现在只能通过这封信来表达我对您的思念之情。
您是潘氏宗亲大家庭中公认的、令人尊敬的长者,是我们敬佩的宗长,您为我们的潘氏文化研究,为天下的潘氏兄弟姐妹联成一家呕心沥血、忘我工作,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您的足迹走遍了大江南北,您所做出的历史功绩是永放光芒的!
我们武冈潘氏宗亲希望你早日康复,希望老天再给您更多的时间,我真心的希望你能很快地恢复健康,早日出院,继续带领潘氏宗亲完成《世界潘氏总谱》的修撰!
为您祈祷,为您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可权的最后几天日子我天天心挂着他。一天我打电话过去,手机在其女儿育英手中育英可能知道她父亲的病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立即将手机给了可权。可权一听声音是我,忙和我说了几句话。他说:“富云啊,我已不行了,希望大家要把潘氏文化的研究工作继续下去,……”还:“那本书已经印刷好了,世阳会给你寄来的……。”我劝他多保重,要他放心,大家会把潘氏文化的研究工作继续下去的
 
想不到这次通话,是我和可权先生最后的诀别!
 
2009年6月6日下午世阳来电,通报可权先生病逝。此时,正好是我发出慰问信的一个月。噩耗传来,山河含悲、大地呜咽,我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心情十分沉重。
 
天立给广西可权先生治丧委员会发出了唁函。
在唁函中惊悉可权先生仙逝,不胜悲痛!可权先生为潘氏文化研究、为天下潘氏融为一体呕心沥血、走南闯北,足迹遍布全中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与可权先生相交数年,感情甚厚。对他的文章道德,不胜敬仰。
欣慰的是,他所主编的《历史上的潘美》已经成书;但深为遗憾的是,他所主编的《世界潘氏总谱》则刚开了一个头。因此,他的逝世,对于世界潘氏大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损失!他的人品如同南山之竹,高风亮节;他的遗作,将永远恩泽潘氏后人。
 
唁函发出后,我立即走出书房,遥望南方天空,撮土为香,向可权先生三鞠躬,以寄托我的哀思.
 
然后回到书房,挥毫铺墨,副挽联:
其一
断稿遗篇余手泽;
白云南天寄哀思。
其二
竹影仍皆身影在;
墨花尽带泪花飞。
 
书写这两幅挽联的时侯,止不住的泪水一直在腮边流淌。
书写完后,我立即发给世阳。后来得知,世阳收到后,立即送交可权先生的治丧委员会,并由治丧委员会决定作为追悼会会场正面挽联、悬挂在可权先生遗像的两边
 
现在,可权先生世已快一周年了,在他周年的忌日,特以此文作为我对他的追念。
我的这些简略回忆,仅是可权先生伟大人生的一个侧面。他的高大,远远不止这些。他为世界潘氏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是众口皆碑、有目共睹的。
 
我希望:广大的潘氏宗亲要进一步团结起来,继承可权先生的遗志,完成他未竟事业
 
可权先生,你安息吧!
 
2010年5月6     于湖南武冈
 
(附11幅照片)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1.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2.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4.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5.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6.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7.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8.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09.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10.jpg

http://www.pans.cn/Files/周年祭忆可权/富云照片011.jpg

回帖
  • 潘炜 (2010/7/26)

    潘氏后辈加油!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翰墨斋 (2010/6/30)

    荣华富贵 我是华亮 潘氏家族的传播者可权前辈我敬仰您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高坡 (2010/6/4)

    可权精神,后辈典范。

    字里文间,情真义切。


    富云、可权都为潘氏历史研究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9)

    富云,成忠也和可权先生一样同为潘氏贤达,他们不计名利,实实在在地为潘氏文化的研究传播作贡献,值得我们学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yun5001 (2010/5/28)

    潘富云回复:成忠先生的评论实不敢当,我远远不及可权,相差甚远,万勿相提并论!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攀登 (2010/5/28)

    潘富云先生与潘可权先生一样可敬!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攀登 (2010/5/28)

    潘富云先生与潘可权先生一样可敬!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攀登 (2010/5/28)

    纪念潘氏贤达,其目的在于促进潘氏文化研究事业!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月城老潘 (2010/5/26)

    可权先生为潘氏文化的发掘整理弘扬传播,团结海内外潘氏宗亲,研究潘氏文化呕心沥血,无私奉献,值得我潘氏族人永远怀念。可权先生千古!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匿名 (2010/5/26)

    可权精神,后辈典范;可权恩德,世代流芳!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手机用户 (2010/5/26)

    可权精神,后辈典范;可权恩德,世代流芳!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手机用户 (2010/5/26)

    可权精神,后辈典范;可权恩德,世代流芳!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手机用户 (2010/5/26)

    可权精神,后辈典范;可权恩德,世代流芳!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吉丁 (2010/5/25)

    可权宗长为潘氏家族无私奉献,是值得后人尊崇的。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本周热议
好大一个家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