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发源地之我见

0 4 17690
潘成忠 2009/3/1 9:14:00 本站
推送
湖北省广水市委党校     潘成忠
 
一、“固始是潘氏发源地”需要商榷
  姓氏典籍都对潘氏作了简要介绍:如:《广韵》、《元和姓纂》载,“周文王后毕公子季孙,食邑于潘,子孙以邑名为氏。”《姓谱》载: “周文王之孙季孙, 食采于潘, 因氏焉。”《姓纂》载:“ 周文王子曰毕公高,毕公高子曰季孙,封于潘, 因氏焉。”从这些姓氏著作中可以看出毕公高之子季孙为潘氏始祖。潘为季孙之采邑。显然潘姓是由地名演变而来的。但这些姓氏典籍都没有说季孙公的采邑潘地在何处。潘地究竟在今天的什么地方,河南的姓氏历史文化研究者却给出答案。
  2008年10月20日至22日,应有关方面的邀请,笔者赴河南固始县参加了“固始与闽台渊源关系研讨会”。会议期间,笔者与河南固始县的姓氏历史文化研究者进行了座谈,并会见了固始的潘氏宗亲。无论是固始的姓氏历史文化研究者,还是潘氏宗亲,他们都告诉我:“固始是潘氏的发源地。”我们漫步固始街头,也同样能听到固始人对我们说:“固始是古番国,是潘氏的发源地”。固始与闽台渊源关系研讨会主办方散发给与会人员的几本资料中,也无一例外地写道:“潘氏的发源地在固始”。在此,笔者不厌其烦地将这些资料列举如下:如由宋效忠主编的《根在信阳》一书收了两篇有关研究潘氏发源地的文章,一篇是由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副编审、姓氏研究专家谢钧祥撰写的《潘——出自河南固始的姓》。该文的结论是:“由此可知古代确实有个潘国,这个潘国为伯爵,其地望在今河南固始县。”另一篇是由河南省中原姓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张人元所写的《潘氏起源》,张人元在这篇文章中说:“西周初年,周文王孙伯季食邑于潘地,(今河南固始县),因伯季家族治理潘地有功,又被加封为伯爵国。”接着,张人元先生没有引用任何证据,完全凭空想象,采用演义的写作手法,编写了一个潘崇家族在楚灭番国后兴旺发达的故事。张人元的《潘氏起源》根本不是学术文章,活象一篇小小说。另外由固始县史志办公室主编的《根在固始》第二章第二节《潘国之潘》也介绍说:“周文王后,有文王第十五子毕公高之子季孙者,又‘食采于潘’,复有潘国。……古潘国,在今固始地。”2005年7月《寻根文化》杂志发表的固始县文史研究院马世洲的文章《潘氏源于固始》,作者的观点和结论就在题目之中。2008年第2期《寻根》杂志刊载的固始县姓氏研究专家许竟成、李新堂的文章《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其题目同样具有结论性。除张人元的文章外,上述各位姓氏历史文化研究者的文章都无一例外地引用了同一证据,即固始考古发现了番国故城遗址,因而断定这个番国就是潘氏发源地。
  无论是固始人的言谈,还是上述各位姓氏历史文化研究者写的文章,都一致断言:河南固始县就是潘氏的发源地。如果把它作为定论,笔者就不敢苟同了。笔者认为这个结论是不可靠的,不能使人信服,因为他们使用的证据就是不可靠的。
 
二、“番姓”非“潘姓”,“番国”非“潘国”
  上述各位研究姓氏历史的专家学者,用来证明“河南固始是潘氏发源地”关键证据是考古发现的文物资料。即在今固始县城发现了“番国故城遗址”;在固始侯古堆春秋墓中出土了一套编钟九枚;在信阳县北甘岸村出土的三件青铜器。在这些文物上刻着含有“番”、“番子”、“佳番”等字样的铭文。因而他们断定这个“番”字就是“潘”。既然“番”字就是“潘”,那么“番国”就是“潘国”了。依照这个逻辑推测,这个“番国”就是“潘氏发源地”了,因为“番国故城遗址”在固始,因而“潘氏发源地”就理所当然在固始了。这个“番国”的“番”真的就是“潘”吗?带着这个问题,笔者查阅了许多古籍,结果发现这个“番”并非“潘”。请看《康熙字典》番字条引《正字通》云:“……姓谱潘姓,为周文王子毕公高之后,食采于潘因氏,读判,平声。番姓为吴芮封番君,支子因氏,读婆。字汇番姓亦音潘,合潘番二姓为一音,误。……”《康熙字典》引《正字通》说得非常清楚:潘番二字如果作为姓,其读音是不一样的。即“潘”姓应读作判,平声,即读作pān;“番”姓应读作“婆”,即读为pó。《康熙字典》还告诉我们:《字汇》把“番”姓读作潘,潘番二姓读为一音,这是错误的。通过古籍考证,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作为姓氏,这个“番国”应读作“婆(pó)国”,而不应读作“潘(pān)国”。上述各篇文章显然是将“番”作姓来理解的,因此河南固始的古番国,并不是潘国。既然番国不是潘国,那么河南固始就肯定不是潘氏的发源地。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的正确性,在上述文章中,有的作者在引用资料时,原本写作“潘”的地方,作者都换作“番”。如2005年7月《寻根文化》杂志发表的固始县文史研究院马世洲的文章《潘氏源于固始》,在引用《元和姓纂》时,将“周文王后毕公高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氏焉。”故意写成“……食采于番……”。马先生在引用民国九年《淮南堂·三修潘氏族谱》中清同治年间潘杭撰写的《潘氏源流序》时,将其“……支子食采于潘……”也改写为“……食采于番……”。此次固始之行,固始宗亲赠送给我一本固始潘氏族谱资料。固始归来,对于这两个“番”,笔者特地查阅了原文,原文都写作潘,而不是“番”。有的作者又将本来应该写为“番”的地方,却故意写为“潘”。如《寻根》杂志上许竟成、李新堂的《河南固始:潘氏发源地》和《根在固始》第二章第二节《潘国之国》均将“固始番国”写为“固始潘国”。笔者认为,既然出土文物上写作“番”,那么写文章时就不应该将古“番国”写成“潘国”。因为“番”和“潘”在这里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读音也不一样,不可混为一谈。以上各位研究姓氏历史文化的专家学者,用这种偷换概念的办法来证明自已的观点的正确性,是没有说服力的。相反还会削弱文章的说服力。
  马世洲的《潘氏源于固始》还犯了一个“望文生义”的错误。他在文章中引用了《史记·吴太伯世家》的资料:“‘吴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潘又被吴所灭。”《根在固始》第二章第二节《潘国之潘》也引用了这段文字。两篇文章都认为“取番”就是“取潘”,即夺取河南固始古番国。然而这个“取番”的“番”与河南固始古“番国”的“番”是风马牛不相及也。考《康熙字典》番字条曰:“……又集韵蒲波切,正韵蒲禾切,从音婆,鄱阳豫章县。史记·伍子胥传阖闾使太子夫差将兵伐楚取番。「注」索隐曰:盖鄱阳也。……”《康熙字典》将“取番”的“番”解释得非常清楚,“番”字也应该读作“婆(pó)”,而不应该读作“潘(pān)”。《康熙字典》引《索隐》指出:这个“番”同“鄱”,应是今天江西的鄱阳,而不是马世洲等人所说的固始古“番国”。这是作者望文生义产生的错误。这一例证更可说明 “番”不是“潘”。通过以上的考证,笔者认为,“番国”与“潘国”是有区别的,不可同日而语,不可混为一谈。如果见了“番”,就说它是“潘”,那就肯定会产生错误而闹出笑话来。
  通过以上的考证,可以肯定地说:河南固始不是潘氏发源地。大量的潘氏谱牒资料证明:潘氏发源地在河南荥阳。
 
三、潘氏发源地在河南荥阳
  我是一个潘氏谱牒资料的收藏爱好者,十多年来,我收集到了各地的潘氏谱牒资料。历史的,当代的,应有尽有。潘氏发源地究竟在何处,只有潘家人最有发言权。因为我收集到的潘氏谱牒资料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记载着:潘氏发源地在河南荥阳。如:
  宋代江西《武宁南皋潘氏世谱》,编修于宋仁宗庆历四年,潘美六世孙潘源撰写序言,其《序》云:“太极既判,三才肇立。人物由生,而姓氏以定。我荥阳潘氏,乃周文王十六子毕公高之幼子季孙食采于潘邑,因而姓焉。”在这部世谱《世系表》前还有一段文字:“西伯侯姬姓名昌,生而圣明。事商纣,赐弓矢鈇钺,得专征伐。虞芮质成,江汉归化,三分天下有其二。配圣女姒氏,生子十八人。厥后,第十六子毕公名高,相武王伐纣,奄有天下,大封同姓,于是,毕公幼子季孙名旬,食邑于潘,因以为姓。封荥阳候,因以为郡。”
  湖北浠水县尖山庙《荥阳潘氏族谱》,编修于明万历三年,张居正为其撰序。其《序》云:“潘氏世宦族也,在在着闻而婺邑最之,其先姬姓,系周文王第十六子毕公高之三子曰季孙,食采于潘,因氏焉,封荥阳侯,故名潘氏者,皆从荥阳郡。”
  《乌程纯孝里潘氏世谱》,修于明万历二三年甲午,工部尚书、水利专家潘季驯为其序谱:“余潘氏世居今汇咀,即元嘉中诏旌纯孝里也。自武王受命,大封同姓,于是毕公高之子季孙食邑于潘,因以为姓,封荥阳侯,因以为郡。”潘季驯并在此谱的《迁居》中写道:“余潘氏始封于荥阳之万安乡崇仁里。”
  湖南武冈潘富云着《黄陵荥阳中牟洛阳开封寻根记》:“据史载:毕公,姓姬名高,周文王十五子,是周武王的胞弟。因与太公望、周公旦、召公奭(shi音誓)共同辅佐武王伐纣有功,同列为周初四圣人。武王灭商后,派毕公高去朝歌释放被纣王囚禁的百姓,平反冤狱,表彰因直谏纣王而受害的臣子,因而受到国人称颂。后封于毕地,国人称其毕公高。高生四子……四子荀,号季孙,食采于潘,为潘姓的始祖。成王二年(公元前1042年),季孙公食采邑于潘(今河南省荥阳市,因其地有潘水而得名),附庸于毕国。”
  《海南潘氏族谱》资料载:“我潘氏系周文王的十五子高,被封于毕,称为毕公高。其儿子季孙公,食采于潘水,封爵于荥阳,故定姓潘氏,郡称荥阳。季孙公就是潘氏的开元始祖。”
  河南荥阳《潘窑、廖峪合辑宗谱》资料载:“若吾潘氏,其源远矣,始自周文王之十五子毕公高之三子季孙公,封为荥阳侯,号荥阳郡,以食邑为姓,后世言潘姓,皆自此始也。”
  固始“淮南堂”《潘氏族谱》《序》云:“潘氏世官族也。在在着闻,而自晋鲁间最之。其肇迹姬姓,系周文王第十五子毕公高之子曰季孙,食采于潘,因以氏焉,封荥阳侯,故后之曰潘氏者,皆从荥阳郡,自兹始也。”
  韩国《潘氏大同谱》载:“吾姓之出自邃古者亦有文字之表表者,尝按《韵府·群玉编》曰:潘姓氏羽音,周文王后毕公之子季孙,食采于潘,因以为姓。”
  以上各地潘氏谱牒资料告诉我们:
  第一,毕公高之子季孙是为潘氏始祖;
  第二,季孙的采邑(或曰食邑)在潘,即荥阳潘水。
  第三,季孙的封地在荥阳,其国为二等爵位。
  第四,季孙始封于荥阳之万安乡崇仁里,
  第五,有的谱牒还记载:季孙殁葬荥阳金鼎山。
  综上所述,这些潘氏谱牒资料都可证明:河南固始的古番国不是潘氏的发源地。而河南荥阳才是我们潘氏的发源地。不需任何人在那里猜想、考证、推测。因为不同支派、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潘氏谱牒都不约而同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记载着,这就是最权威的结论。
  最后笔者赋诗一首,以此总结全文。
番非潘也
豫皖交界固始县,人文荟萃史久远。
皆道潘氏发源地,即为此处古国番。
带回资料细研读,似觉结论太武断。
各地潘谱可作证,番字并非余之潘。
撰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号
 
 
回帖
  • 潘馠馜 (2021/5/28)

    潘邑在河南荥阳,毕国在陕西咸阳。敢问,潘邑,是如何附庸于毕国的?难道潘邑,从陕西飞到了河南?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匿名 (2009/4/14)


    我是安徽桐城的潘姓,没有见过族谱,有谁知道我们这一支的来历,请告诉,O(∩_∩)O谢谢!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pf83201 (2009/3/20)

    有理有据,澄清谬误,说明问题!好文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pf83201 (2009/3/20)

    有理有据,澄清谬误,说明问题!好文章!

    0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本周热议
好大一个家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