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年龄最长的归侨徐潘学静:世纪老人的传奇人生

1 2 16735
2014/4/26 1:19:00 南通网
推送

徐潘学静老人和女儿徐织在家中看《江海晚报》。


李大钊是她父亲留学日本时的同学,邓颖超是她的小学班主任,徐悲鸿是她丈夫的挚友……“九一八”事变、太平洋战争、解放战争等,她都经历过——

4月21日上午10点许,市区银花苑新村一幢居民楼底楼,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98周岁高龄的徐潘学静端坐在床前,翻阅着刚收到的一本画册——《印尼雅加达中华中学画史》。 68岁的儿子徐航、65岁的女儿徐织陪伴在一旁。

徐潘学静是南通市目前年龄最长的归侨,她的大半生颠沛流离、历经坎坷、坚毅隐忍,她的晚年生活幸福安康又富有情趣。

童年往事记忆深

1916年8月7日,潘学静出生于河北省南皮县潞灌镇,一个月后,母亲抱着她前往天津——那是她父亲潘自浚工作的城市。潘自浚是北洋高等政法专科学校的教授,业余兼当律师,是1920年前后天津市议会议员。

潘自浚经历颇为奇特,幼时在家乡读过三四年私塾,因连年灾荒,又赶上废了科举,决定暂别妻子,离开家乡,而其投奔的对象就是远在湖广的老乡——张之洞。潘自浚得到了张之洞的赏识,先考取两湖总示范学堂,两年后公派留学日本,李大钊与他在早稻田大学政治科同学一年。

1922年,潘学静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当时稍有地位和经济实力的人家都将孩子送到教会学校读书,潘自浚却将女儿送到开明人士创办的平民小学——达仁小学就读。“我的班主任是邓颖超老师,她对每一位学生都和蔼可亲。 ”虽已是98周岁高龄,徐潘学静老人的记忆力依旧很好,“邓老师喜欢梳S头,将头发挽成S形在脑后,前额稍有齐眉穗儿。 ”

1925年,达仁小学被当局封校,该校老师不顾自己安危,冷静地将全部学生安排到另一所学校树人小学读书。不久,树人小学又被查封,老师们将学生全体转入天津女子师范小学继续读书,她们才撤离。“那以后,邓颖超老师就离开了天津,南下广州继续革命。 ”徐潘学静回忆说。

1941年,徐悲鸿于新加坡为徐天从所作画像。

千里姻缘一线牵

1930年,56岁的潘自浚在出庭为人辩护时倒地,不幸意外身亡。父亲去世后,潘学静跟着哥哥潘学勤来到齐齐哈尔,入读黑龙江女师,遇到了一生挚爱徐天从。

徐天从,1903年11月12日出生于南通市儒学巷。1921年毕业于南通师范学校,同年考入厦门大学社会学系。 1923年秋担任厦门大学学生会主席,与欧元怀等9位教授及300名学生去上海创办上海大夏大学并在该大学毕业。毕业后在北京师范、北京女中、凤阳女中、黑龙江女中师范专科学校任教师。

“嫩江之水长乎长,女教自我启边疆……谁谓女子非我华夏之金汤。 ”潘学静初到学校,课间听到同学们齐唱校歌。有同学告诉她这是徐天从老师作的词,“徐老师很有才华,人长得英俊潇洒。 ”

“语文课,‘传说’中的徐老师来了,他身着蓝色西装,淡灰色长裤,身材修长,步伐稳健,真的异乎寻常的倜傥。 ”看到徐天从的第一眼,少女时代的潘学静就被深深吸引了,“我仿佛接收到一种清新向上的感召力,这与我过去接触到的‘长袍’男老师有着很大差别。 ”

“九一八事变后,潘学静跟着哥哥举家逃亡。她只能与徐天从在战火纷飞中陆陆续续通信。1936年末,新加坡南洋中学聘请徐天从担任女中高中部主任。为了追求心中的爱情与理想,潘学静向母亲挑明自己的心扉,毅然整理了一个小皮箱,与徐天从一同前往新加坡,担任南洋女中小学部教师。从此,这对患难夫妻风雨五十年,同甘共苦。

24岁的徐潘学静。

漂泊海外遇知己

刚到新加坡,徐天从、徐潘学静夫妇住在新加坡名士、书画收藏家黄曼士家中。有一天,徐悲鸿来新加坡,在黄曼士家看到徐天从的诗作和书法,大为赞赏。徐悲鸿和徐天从志趣相投,一见如故,交谈甚欢,还书写“好风相从”书法相赠。“每到星期日,悲鸿必到我们家,从早晨到晚上,天从与他畅谈终日。或论古今中外,或挥笔写字作画。 ”徐潘学静回忆道,徐悲鸿喜欢吃她包的饺子,至于用什么菜做馅,他并不在乎。

在新加坡期间,徐悲鸿还为徐天从画过像。徐天从调侃:“先生善于画马,我脸狭长,画来必定传神。 ”画作完成,徐悲鸿在上面提款:“辛巳四月写天从宗兄诗人悲鸿。 ”

后来,徐悲鸿去印度拜访泰戈尔,获赠几页《飞鸟集》的珍贵手稿,回新加坡后,特地送了一页给徐天从,足见他们的情谊深厚。徐天从夫妇为大女儿起名“画”,就是为了纪念与徐悲鸿的友谊。

日军进攻东南亚期间,徐天从夫妇辗转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教书。 1942年,日军攻占雅加达后,就将原来的华文报纸《新报》改为《共荣报》,并以高薪、别墅为诱饵要徐天从任主编。在十分险恶的情况下,怀着身孕的徐潘学静,竟毅然只身到印尼日本军部,以“丈夫要和我共同带孩子”为由,拒绝了日军的要求。

日本投降后两年,徐天从夫妇出于对祖国和亲人的思念,带着孩子们随着印度尼西亚华侨第一次归国潮回到祖国,辗转多个城市。最终,他们选择回到徐天从的老家南通。徐潘学静继续从事她深爱的教育事业,徐天从则在家乡充分展现了他的建筑天分。


徐潘学静老人在家中翻阅老照片。

艰难岁月苦煎熬

新中国成立后的那几年,徐天从为家乡的建筑事业贡献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南通长桥百货的危房改造、西吊桥改造为和平桥,都留下了他的身影。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参与的南通电影院设计与施工,那是当时南通建筑史上第一座室内无柱子的大厅式建筑。

1957年,在“整风反右”运动中,徐天从受到许多诬陷和各种批斗。因他不低头认错,被定为“极右分子”,1958年被逮捕,在看守所关押6年多方被判决为“反革命”。即使在服刑期间,他仍尽可能地做贡献。南通市新生织布厂的厂房、水塔、烟囱,都是根据他的设计而建造的。

在那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最艰难的是徐潘学静。丈夫长达22年失去自由、不拿分文。她要独自抚养几个孩子,还要承受政治上、精神上和经济上巨大的压力。她当时只有一件罩衫,冬天罩棉袄,夏天当衬衫。即便再艰苦,她从不在孩子们面前怨天尤人。“我们的家庭像一叶扁舟,始终颠簸于惊涛骇浪之上,却没有倾覆。很大的原因在于船上一位舵手与风浪的博弈,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位善良、智慧、坚韧、魅力的东方女性。 ”这是徐潘学静的大儿子徐筑,在母亲的回忆录《九十年的回忆》一书序言中写下的一段文字。

1978年,徐天从的右派问题得到改正,并撤销刑事审判书,回复工资待遇。后来,他又担任了市政协委员。 1984年7月20日,徐天从因病逝世,南通政协、侨联、建工局、海内外友人均痛惜哀悼。


4月21日,崇川区城东街道东大街社区干部上门看望徐潘学静老人。

晚年幸福著书乐

丈夫去世后,徐潘学静和儿女们生活在一起,安享幸福晚年生活。“父母共生育了6个儿女,二哥徐耕12岁时不幸夭折。 ”徐织是徐潘学静的二女儿,她介绍说,“大哥在海安,大姐在海外。现在,我和三哥、小妹轮流照顾母亲。 ”

“母亲的作息时间很规范,每天起床洗漱吃完早饭后,就看几份报纸。”徐织笑着告诉记者,“老人最爱看《江海晚报》,她已经自费订阅了10余年。”令人神奇的是,徐潘学静看报纸,从不戴眼镜。

晚年的徐潘学静,还有一大爱好——养猫,她养了20余只猫,每只猫都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每月4000余元退休工资,有一小半用在猫身上。老人住在崇川区城东街道东大街社区,社区干部也经常上门看望慰问她。

去年11月,社区工作人员为徐潘学静刻录了一段视频,二女儿徐织将视频传给远在海外的大姐。大女儿徐画与母亲已经6年没有见面,看到视频后十分感动。她的孙辈们从未见过老奶奶,都惊叹地说,“原来老奶奶是这样的慈祥、美丽。 ”

东大街社区党委副书记刘晓君介绍,徐潘学静是南通年龄最长的老归侨,社区干部经常登门看望慰问。她年逾九旬开始写些回忆录,二女儿徐织也全力协助,做记录、整理、核实工作。2012年2月,历时5年、七易其稿、20万字的书稿《九十年的回忆》终于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香港散文大家董桥作序。

在书中,徐潘学静用自己和徐天从同甘共苦的几十年经历告诉人们:做人要爱国敬业,尽全力做出自己的贡献;要热爱生活、坦然而坚强地面对各种磨难;要有宽广的胸怀和感恩的心;要珍惜亲情、爱情和友情。

“我们家现在五世同堂,共32口人,母亲最小的玄孙女出生还不到半年。 ”徐织介绍,母亲除了腰腿疼,别的病基本没有,“过些日子,我们准备带老人去看她的玄孙女。 ”

徐潘学静老人养的猫。


回帖
  • 潘溪 (2021/5/5)

    💐💐💐

    1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 潘光祥 (2014/5/18)

    潘学静老人的回忆录值得一看!争取能看到。九十年的回忆!

    1 回复
    编辑 删除 采纳
本周热议
好大一个家 1
赞助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