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康:推开欧元区之门

0 0 9750
2010/3/11 22:04:00 北京商报
推送

  潘康,男,1966年4月生,汉族,籍贯山东安丘,研究生学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高级经济师,1988年参加工作,现任欧洲证券交易所国际上市部副总经理,中国区总裁。

  潘康先生有着十多年的银行工作经历。加入欧洲证券交易所之前担任中国工商银行的全资附属公司——中国工商银行(伦敦)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潘康先生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国际业务部和办公室工作多年,积累了丰富的银行国际业务和综合管理经验。潘康先生代表中国工商银行在伦敦金融城工作了七年,在担任伦敦代表处首席代表期间成功地为工行争取到英国本地银行牌照,设立了伦敦子银行,成为继中国银行70多年前在伦敦开业以后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伦敦开业的第一家来自中国大陆的银行。他在担任工银伦敦执行董事期间,为子银行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潘康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后就读于伦敦商学院,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还曾在伦敦经济学院学习,获银行与金融从业证书。他的母语是普通话,通晓英语。

  如今,欧洲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欧交所”)的名字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所熟知了。不过,仅仅在半年前,国内听说过欧交所的企业还寥寥无几。

  而这一切的改变,与一个中国人的名字密不可分。他就是欧交所中国区总裁潘康。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吸引中国企业到欧洲证券交易所上市,提升欧洲证券交易所作为通往欧元区之门的重要地位。”潘康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推开欧元区之门的中国人

  2006年7月,欧交所的一则公告,让潘康名字前面加上了欧交所国际上市部副总经理、中国区总裁的头衔;也让来自中国山东的他,成为了欧交所高管中惟一的中国人。

  上任半年来,潘康就一直过着空中飞人般的生活。“今天还在北京,明天可能就回巴黎了,后天去伦敦,隔天又飞广州。”在潘康展示给自己的日程表上,几乎没有一天没有被安排。

  “虽然是辛苦点,但我很高兴的看到了工作的成绩。”一提到履新之初的困难,潘康认为自己的成绩是合格的。“最开始的时候,当我问到有谁听说过欧交所的时候,整个200多人的会场,只有一个人举手。而现在,举手恐怕已经很难数过来了。”潘康笑道。

  谦虚的潘康对于自己的履历并不愿意过多介绍,但记者了解到,他是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国工商银行的,从国际部业务做起,到后来任工行伦敦首代,并成功地为工行争取到英国本地银行牌照,设立了伦敦子银行。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想当初,工行56万人英语业务考试,潘康是第一名,绝对是万里挑一。

  业务通道已经建立

  作为欧交所的一个新设职务,潘康上任伊始就对市场和竞争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调研,针对欧交所的优劣势、中国的金融形势和企业上市情况进行分析,制定了欧交所的中国发展战略。

  “现在,我们的业务通道已经基本建立起来。欧交所业务主要是依靠大量的中间渠道进行,而不是单靠自己。这包括投资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据潘康介绍,此次中国之行,主要是在广东、上海、北京例行的访谈、演讲。不过,与前几次的推介不同的是,与其同行的还有他从法国带来的上市保荐人。“现在,他们对中国企业越来越感兴趣了。我希望能搭建一个通道,让中国的海外上市机构与与法国保荐人实现对接。”

  “下一步,就看企业自身的素材了。”潘康提醒那些打算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要建立良好的、国际惯用的公司治理结构。另外,在财务规范方面也要做好准备。中国企业境外上市一定要有章法,要准备充分,这样可以既快又省钱。此外,中国企业应特别注意的是要学会推介,学会国际语言,讲述欧洲投资者更易于接受的故事。

  好酒就该放在巷子口卖

  由于欧交所成立时间不长,再加上此前一直未在中国做推介,国内的企业海外上市想到最多的是美国的纳斯达克、中国香港等市场。

  “实际上,作为交易所来讲,市场的基本功能都是一样的,只是品牌知名度等方面有所差异而已。”

  据潘康介绍,中国企业在欧交所上市,除了打开了通向欧元资本的大门外,也有助于其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欧盟市场上处于有利位置,这代表的是一种实力,也是一个国际化的品牌。此外,欧交所的规模比较大,是中国香港股市的3倍,是中国企业通往欧元区的大门。对于打算走向国际市场、尤其是想在欧洲发展的企业来说,欧交所提供了新的选择。

  “虽然欧交所酒香不怕巷子深,但现在我认为,好酒就应该放在巷子口卖。”潘康满怀信心地表示。

  统计资料显示,作为欧洲大陆最大的市场,欧交所目前是世界主要融资市场,欧洲及世界诸多顶级企业如汇丰、美孚石油、麦当劳等均在欧交所挂牌。总共1200余家上市公司中,海外企业约占1/4,不过,尚无中国企业的名字。

  这里没有萨班斯法

  由于美国实行了萨班斯法案,这将导致美国上市公司的成本平均增加200万美元,一些大型公司成本增加500万到800万美元,甚至1000万美元;公司中高层管理者还要多耗费30%的时间成本;而且公司中高级管理者将有可能受到金钱和刑事惩罚。这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挑战,使得一些意欲上市的中国公司开始把目光投向欧洲或者他处。无疑,这给了欧交所巨大的机会。

  不过,很多人担心欧交所和纽交所的合并,会让到欧交所上市的企业也遭遇到该法案。

  这里没有萨班斯法。潘康的话让担心的人吃下了“定心丸”。“虽然我们将与纽交所合并,但我们在合并后将成立一家集团公司,接受美国法律的监管。但欧交所将以一个独立子公司的形式出现。”潘康透露,双方的合并最快有望在4月份实现整合,下一步将把目标瞄准远东市场,最终打造一个全球性的资本市场。据潘康透露,欧交所和纽交所的在中国的上市团队将在年内进行合并。“我们已经有过接触,大家沟通得很好。两到3年内,我们将考虑再设一个板块,在该板上市的企业就可以同时显示在欧交所和纽交所上市了。这也是我们的中期目标。”潘康补充道。

  很快将会有零的突破

  “我知道,大家一直都关心中国企业赴欧交所上市的进展,但我现在却不能给大家一个准确的答案说谁是第一家。”在一周前还对记者透露首家登陆欧交所的将是一家浙江企业的潘康告诉记者。

  浙江企业的工作仍在进行中,但在它之外,很可能会出现一匹黑马。据透露,深圳的一家投行推荐了一家上市公司,明天将和潘康等人一同去法国进行上市前的准备。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中国资本市场建设落后于企业发展的速度。而海外资本市场将成为有益的补充。实际上,中国至少有几百家企业符合到欧交所上市,目前正在做的也有几十家了。

  不过,潘康并不愿意给自己定下一年完成多少家的考核标准。“伦敦创业板也是在开设10多年后才迎来中国潮的,我们将按部就班地稳步推进工作。”

  “目标?我一说老板就该加码了。”潘康笑称新官的三把火

  记者:您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哪些?

  潘康:首先是对市场和竞争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调研,针对欧交所的优劣势、中国的金融形式和企业上市情况进行分析,制定了欧交所的中国发展战略。

  实施欧交所的中国战略,第一步是提高欧交所的知名度,进行品牌推广,让中国企业了解欧交所是海外上市的另一条新路。在品牌推广上,注重媒介报道的深度和互补策略,追求实效。一定要中国化,包括不需要一定取英文名。因为在中国更多还是用中文沟通,并且注重沟通策略。

  第二步是建业务通道。欧交所业务主要是依靠大量的中间渠道进行,而不是单靠自己。这包括投资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这两个月来,我们的渠道建设已完成了85%, 2006年底前最迟到明年2-3月份,就可全部完成。

  记者:中国企业上市,您能否给一些建议?

  潘康:任何企业上市之前都必须想清楚是否要上市,上市一方面可以融资,但也意味着开始与别人分享你的财富,而且要受市场规则的约束,特别是中国的民营企业一定要想清楚。其次,要建立良好的、国际惯用的公司治理结构。另外,在财务规范方面也要做好准备。中国企业境外上市一定要有章法,要准备充分,这样可以既快又省钱。中国企业应特别注意的是要学会推介,学会国际语言,讲述欧洲投资者更易于接受的故事。

  欧交所的优势

  记者:中国企业在欧交所上市,有哪些优势?

  潘康:中国企业在欧交所上市,除了打开了通向欧元资本的大门外,也有助于其在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欧盟市场上处于有利位置,这代表的是一种实力,也是一个国际化的品牌。由于欧交所近年刚刚完成欧洲大陆主要交易所的整合,所以目前尚无中国企业上市。欧交所的规模比较大,是香港股市的3倍,是中国企业通往欧元区的大门。对于打算走向国际市场、尤其是想在欧洲发展的企业来说,欧交所提供了新的选择。作为欧洲大陆最大的股票市场,欧交所目前是世界主要融资市场,欧洲及世界诸多顶级企业如汇丰、美孚石油、麦当劳等均在欧交所挂牌。

  记者:欧交所目前进入中国的时机,是最好的吗?

  潘康:目前欧交所进入中国时机很好,是处于“天时地利人和”的阶段。从战略层面看,中国的金融资产在全球分布应该是比较均衡的,不能完全集中在某国或某个市场,应该在全球主要市场上都有分布。另外,金融资产的币种上也应合理布局。因此,从国家金融安全考虑,欧交所在中国金融安全战略中可以起到不可或缺的辅助作用。对企业而言,在欧交所上市还能帮助企业拓展欧洲市场。

  另外欧盟与中国关系很好。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很多公司具备了海外上市的条件。中国资本市场目前还处于调整发展过程,还不够成熟,还不能满足吸纳所有的上市公司要求,通过国内的资本市场融资比较困难。国外的资本市场能提供较好的融资条件,这就使海外上市具备了必要性。

  记者:您如何看待各个交易所之间剧烈的竞争?

  潘康:除了纳斯达克继续加强对中国的推广以外,纽交所、韩交所也纷纷来华开拓业务,并希望吸引更多的中国公司上市。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欧交所同样加强了力量,近日与上证所签署合作备忘录就是一个例证。

  近日,让纳斯达克和纽交所在国际业务上颇感尴尬的是萨班斯法案。椐业内人士分析,萨班斯法案导致美国上市公司的成本平均增加200万美元,一些大型公司成本增加500到800万美元,甚至1000万美元;公司中高层管理者还要多耗费30%的时间成本;而且公司中高级管理者将有可能受到金钱和刑事惩罚。这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挑战,使得一些意欲上市的中国公司开始把目光投向欧洲或者它处。无疑,这给了欧交所巨大的机会。

 

回帖
  • 消灭零回复